欢迎加入健身114网!请记住我们唯一的域名 www.jianshen114.com 会员专线:010-89510041

寻找理想的健身房——城市居民健身之惑


撰稿: 健身114 浏览数:3640 评论数:0 我要投稿

当今年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杨睿计划留在北京工作时,他一直在为一件事犯愁,那就是毕业之后去哪里健身。

  “我从高中开始就有健身的习惯,大学里正好有健身房,所以很方便。”杨睿说,“毕业之后,去哪里健身就是个问题。毕竟外面的商业健身房质量参差不齐,想找到一家性价比不错的健身房需要花点功夫。”

  杨睿发现,北京的健身房是一分钱一分货,硬件、服务好的自然会贵一点,差一点的就便宜一些。“一般来说,那种器材全、比较新的健身房一年光是办卡的年费(不算私教)就可能在五千以上。普通的那种一般也在两千至三千元左右。至于那些大街上到处派发传单,一千多元的建议大家就不要去了。”

  告别校园,杨睿需要在北京租房子,周围有没有合适的健身房也是他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他也在考虑继续在学校健身,一方面性价比较高,另一方面巡场教练对学生友好、热情,不像一些商业健身房里的教练只想着推销课程。

  “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抱怨健身房对外开放,让学生们觉得很挤。现在自己要成‘外人’了,才觉得学校健身房对外开放还是蛮好的。”杨睿说。

  目前在广东省外事办公室工作的黄炘是一名健身发烧友。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在外面的商业健身房办卡健身。

  “当时贪图小便宜办过一张健身卡,那个健身房在地下室,环境很差,器材总出问题,办完卡之后的服务也和办卡前完全不一样。”

  到广州工作后,黄炘先是在单位的健身房练,但单位里器材比较少,且健身的人不多,“缺少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相互鼓励的感觉”。对于健身要求越来越高的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商业健身房。

  “现在算下来,一个月在健身方面的花费大概是2000多块。”

  黄炘也表示,健身房收费贵也有贵的道理,但是一定要谨防被无良健身房“忽悠”。

  “他们看到你是‘小白’,就会想方设法给你推销课程,而不考虑你的实际情况。所以要是新手去健身房,最好找个懂的人陪你去。看到有懂行的人,那些教练也就不会再吹得天花乱坠。”黄炘说。

  潘棠宁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她曾在德国做交换生,现在准备在南京找工作。回国之后,她觉得国内的健身房在服务方面还有提高的空间。

  “我在美国是去小区里的健身房,器械挺全,环境也很好,有专人每天打扫。那边健身的氛围比较好,一些爷爷奶奶也会去举举铁、踩踩椭圆机。

  “在柏林交换的时候我去的是商业健身房,健身房从早上六点多一直开到凌晨十二点,晨练很方便,不像南京的健身房基本是九、十点才开,晚上是十点以后就不让进了。还有一点是柏林的健身房都会有消毒液和纸巾,用完器械以后能擦干净,方便下一个人使用。”

  潘棠宁说,她在柏林办健身卡,学生月卡60欧元,办年卡还会更划算;南京这边月卡是680元。从价格上看差不多,但是条件要比国外的差很多,总的来说南京健身房的价格还是偏高。

  现居伦敦的张磊来自北京,他对国内外健身房在服务方面的一些差异也有感受。来到英国后,他选择了从家走路只要10分钟的一家设备齐全的健身中心。过去3年来,他一直是这家健身中心的会员,一年的会费是599英镑(约合5400元人民币),“与国内中档健身房年卡相当,不过肯定比国内的软硬件好很多”。

  在国内也喜欢健身的张磊说,国内和国外健身的最大区别,是英国人非常在意自己的健身环境,健身意识也特别好,大家很在意自己的形体。健身中心的设备很好,器械配备比较先进,最关键的是健身体验好,很少出现抢器械的情况,高峰期洗澡也不用排队,说明健身中心没有超售的现象,私人教练也很规范,少有混事的。

  张磊表示,国内健身环境还不够完善。“大家都在说健身,但坚持下去、练出效果的人太少,主要还是健身房数量少的缘故。国内的生活紧张,下了班之后不管开车或者坐车去健身房,练完都要晚上10点了。伦敦的社区健身房很多,健身变得相对轻松。”

  潘棠宁和张磊所提到的问题在国内的很多城市中都存在,不过一批新型健身房已经开始意识到提升服务水平的重要性,并在保持位置、价格“亲民”的基础上逐渐向欧美高水平健身房看齐。

  曾担任青鸟体育董事长的王锋在健身行业从业多年,作为“光猪圈健身”品牌的创始人之一,王锋认为中国健身行业的剧变正在发生。过去的健身房都是“大而全”,现在人们身边“小而美”的智能化健身房正在崛起。

  王锋介绍说:“像光猪圈健身这样的新型健身房,它的特点是不依赖预售年卡,以月卡销售为主,降低健身者的决策成本,这本身就是对消费者最好的服务升级。同时我们把健身房建到写字楼、社区中去,把很多互联网的工具手段、理念方法融入进来,倡导轻量化管理、智能化服务,这种模式让我们吸引了很多消费习惯依赖互联网或者之前被年卡挡在健身房门外的年轻人。”

  据王锋介绍,2017上半年光猪健身圈会员年龄统计显示,会员平均年龄30.9岁,20到40岁年龄段会员比例达到97.18%,远超传统健身房中同年龄段健身者的比例。

  “其实我们想做的事,就是让健身对消费者来说像喝牛奶一样简单,这也是市场的需要。健身行业剧变的时代已经到来。”王锋说。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也认为,百姓身边的小型健身房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不过在他脑海中有一张更为宏大的设计图。

  “目前大部分社区里体育部门都建设了健身路径,如果说这是1.0时代的话,现在需要2.0版本了。健身路径是标准化的,我们也应该顺应时代需要,在社区建设标准化的健身房。健身路径适合老年人锻炼使用,健身房则更受年轻人欢迎。”钟秉枢说。

  “如果新建的健身房都有可穿戴设备和互联互通的云技术设备,就可以用互联网+的形式把一个个健身房连接起来,进而与开具运动处方的研究中心连接起来,把过去相对落后单一的健身房有机地整合在一起,这样就能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体育公共服务职能。”

评价详情

共0条评论

关闭您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请立即 注册 登录
本文全部内容均由用户上传,本站已要求用户上传的内容不得具有侵权或违法行为。如果您发现该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或具有其他违法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