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健身114网!请记住我们唯一的域名 www.jianshen114.com 会员专线:010-89510041

一天43场马拉松+消费升级潮,运动康复的春天来了吗?(下)


撰稿: 健身114 浏览数:1841 评论数:0 我要投稿

 而且在行业前景并不明朗的情况下,很多运动康复专业毕业生并没有选择对口工作,一位2010级北体相关专业毕业生告诉记者,约有一半毕业生会选择留在康复本专业工作。 

目前我国主流的运动康复师中80%-90%为体校运动康复、运动人体科学等专业出身。行业人士表示,他们虽然也会学习相关专业知识,但跟真正的医学相差甚远,而医学院出身的康复师又对体育运动了解不深,这导致现实是我国专业运动康复师人才及专业机构的供给不足。 

另一方面,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目前具有康复治疗师技术资格的约有3.6万人,每10万人口的物理治疗师数量为2.65人,而欧洲的该项数据为平均60人/10万人口,美国为62.8人/10万人口,德国为68.7人/10万人口,香港为36.4人/10万人口。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国内康复师资质发证机关有十多个,权威性有待考察,另外考试的准入门槛各地也有差异,这导致该资质的真正拥有者其实并不多。 

 

健行者创始人李明威告诉记者,发展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康复师人才的培养,“目前主要是我们自己培养,形成了一套康复师培养体系,希望让康复师可以更快上手,更好地融入团队当中。” 

除了康复治疗师方面的专业人才紧缺,行业内的管理人才也面临供不应求的景况。对此,抒坦运动康复中心CEO王坤表示,最大的挑战来自管理运营团队的搭建。在目前整个行业还没有打开的形势下,大众对于运动康复行业的认知有限,这导致真正有经验、看得懂并且想进入这个行业进行管理的人才少之又少。 

2、体医脱节,医疗背景更受资本青睐 

据了解,中国目前最好的运动医学中心北医三院,其运动医学与康复科并不在一个体系,也就意味着,即使是在国内最好的运动医学医院,也不一定拥有真正专业的运动康复科。  

一位正在健行者运动康复中心进行膝关节前交叉韧带术后康复的篮球培训教练告诉记者,自己曾是CUBA山西大学队的篮球运动员,9年前左腿因为同样的伤在当地医院康复科进行了康复,效果不是很好。前段时间在打球时再次受伤,由于山西没有很好的运动康复中心,只有医院的康复科,所以这次专程从山西来到北京进行运动康复治疗。  

 曾在国内有过四年内科医生职业经历,并在欧洲从事近20年医疗相关职业的泰德复健董事戴如君,在2010年接触到运动康复行业后,意识到这背后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体医脱节。 

戴如君向生态圈介绍到:“这是目前中国运动康复市场的一个巨大断层,反观国外,虽然也有纯粹的物理治疗师,但是其教育是纳入在医学教育体系之内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体育和医疗可以有很好的结合。” 

一位在英国攻读体能训练专业的研究生告诉记者,英国公立私立的康复机构、骨科诊所、物理治疗师,功能健全、分工细致而完善。就诊的过程是,全科医生把患者推荐到骨科、康复、物理治疗、正脊等不同功能的运动医学诊疗分支,然后根据其伤情需要,采取相应的治疗或者预防手段。在这样的体系下,体医结合密切而自然。 

 

2017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曾强调“体育和医疗融合是推动健康革命的迫切需要,是回应群众关切的迫切需要”,而“体医融合”也成为运动康复、康复医学的重点关注方向。 

在这样的情势下,也就不难看到前文的统计中,拥有医疗背景的康复机构更受到资本的青睐。 

但是在我国目前的体制之下,拿到医疗资质对新兴的运动康复机构来说并不是一件易事。 

在1994年国务院颁发的149号文件《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不设床位或者床位不够100张的医疗机构,需要向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申请。 

而这一要求国内目前的绝大多数康复机构几乎都无法满足。另外在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在排水、消毒、康复师数量、助理治疗师数量、临床经验年限上等也都有一定要求。 

另一方面,在没有医疗资质的前提下,未来医疗保险、商业保险的接入也难以实现,于是相应的服务价格也很难下来。据记者调查了解,国内一些知名运动康复中心的疗程单价在400-700元每次,一般最少一个疗程是12次,费用在4800-8400元左右,多数人的康复情况是在两个疗程及以上。 

这就导致,这些年来国内无医疗资质的运动康复机构们其实处于艰难前进的环境中。 

 

3、援引外籍康复师的“真相”

 据记者调查了解,在本土专业康复师资源稀缺的行情下,一些运动员或者高端运动人群会选择外聘引进国外康复师资源。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康复师的服务价格往往高出本土5-10倍,比如本来1小时500元的康复治疗如果聘请这些外籍康复师价格可能会达到5000元。

 

诚然,在国内运动康复行业市场化和体系化没有足够完成的情况下,康复师得不到更高的利益回报,也就很难出现本土高质量的康复师,于是给了这些优秀的外援进入市场的机遇和空间。而另一方面,国人若隐若现的“崇洋媚外”心理也给部分“徒有其表”的“假外援”浑水摸鱼的机会。

 

一位拥有国外康复行业职业经历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自己曾帮助国内一家康复机构面试来自海外的康复训练师,给他们的薪水在2000欧每月(约合人民币1.5万元),而这家机构再把康复师价格翻番卖给国内有需求的运动康复人群。而事实是,这些康复师一方面针对病人的实践经验很少,另一方面其资质证明很多并不是来自国家部门机构,而是当地一些很普通的培训机构,并没有权威性。

 

“这个高端运动人群,潜意识里会觉得外国人在这方面做得更好,也有能力花更多的钱买这些服务,但事实是这些‘假外援’可能不仅没有本土康复师做得好,反而使用手法不接地气不适应中国人的体质。

 

 

运动康复的星辰大海:不是遥不可及的未来

 

2017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就“放管服”有关工作进展成效举行例行发布会。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将再新增五类独立设置的机构类别,进一步简化医疗机构设置审批程序,目前正在起草制定相关标准,这五类包括独立设置的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消毒供应中心、中小型眼科医院、健康体检中心。

 

而文首也提到国务院近日发布的“要发展医联体、‘互联网+医疗’”政策,相信在政策红利的大背景下,运动康复市场的发展有望在近年内实现进一步切实的发展。

 

另外,基于运动康复的医学特殊性,行业也可往更为安全的市场化机制发展。国外康复行业往往术业有专攻,单个团队人数并不多,很少有大而全的公司,但是每个个体会做精一两个方向,随着长时间的市场运作,各方在自己的领域都非常专业,渐渐也会形成一个相对良性的生态体系。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缺漏的领域,也就成为新入局者努力的方向。

 

 

而深耕国家运动队康复服务的泰德复健也看到,大众化服务是必然趋势和目标。戴如君表示,“但是不能急于求成,国内很多情况是太着急,基本业务都没做好,然后很快就黄了。应该先做好内功,打好基础,获得更专业的口碑和认可。等运动康复真正普及了,相信有实力的会脱颖而出。”

 

时间,是众多受访企业在被问及“运动康复市场会爆发吗?”这一问题时所不约而同给出的答案,“大家一起努力,把这个市场让更多人知道,这个行业也就会慢慢发展起来。” 

 

相关链接:一天43场马拉松+消费升级潮,运动康复的春天来了吗?(上)

评价详情

共0条评论

关闭您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请立即 注册 登录
本文全部内容均由用户上传,本站已要求用户上传的内容不得具有侵权或违法行为。如果您发现该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或具有其他违法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