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健身114网!请记住我们唯一的域名 www.jianshen114.com 会员专线:010-89510041

年卡从1万到免费 健身房“圈钱”模式走到头(下)


撰稿: 健身114 浏览数:27793 评论数:0 我要投稿

3

浩沙国际到底什么来头?

 

浩沙国际成立于1983年,是一家位于香港的运动健康产业集团,旗下经营的业务包括浩沙服饰和浩沙健身。浩沙服饰的主要产品是瑜伽健身服装、泳装和运动内衣。配合运动服饰业务,浩沙在1999年开始经营健身俱乐部,到2017年,浩沙在全国已经拥有超过160家健身房。

 

2011年,浩沙国际上市时,《南方都市报》报道称,其持有及经营中国最大的室内运动服饰品牌,浩沙也成为中国第一个上市的泳衣品牌、第一个上市的瑜伽健身品牌暨第一个上市的健身产业品牌。

 

运动健身近年来成为了中国城市居民的新爱好。积极的生活方式助推了一批健身俱乐部的兴起,也带动了相关服装、设备等产品的销量。而这两项需求,都是浩沙国际的业务,看起来,浩沙国际的前景一片光明。

 

但是,浩沙却在2018年的股市上,遭遇了毁灭式的打击。

 

2018年6月29日,浩沙国际的股票从上午10:30开始遭遇投资者大笔抛售,半小时内股价相比上一交易日暴跌86.19%,公司紧急停牌。最后股价报收0.29港元,30亿港元的市值蒸发。

 

2018年6月,浩沙国际股价闪崩

 

早在去年,浩沙国际就开始就出现异常,被指伪造收入、虚增业绩,目前仍处于停牌中。

 

 

4

控制人欠款12亿元 

七匹狼、恒安集团也被坑

 

浩沙健身的两大股东——浩沙国际董事长施洪流、泉州浩沙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施鸿雁,因欠款12亿元及利息,已被福建泉州中院列为失信人员执行名单。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信息,不完全统计,浩沙国际、浩沙实业、浩沙纺织、泉州浩沙健身等浩沙集团关联公司,以及施洪流、施鸿雁等相关人员,陷入了16起的借贷合同纠纷,执行标的额超过12亿元。

 

据中国经营报,债权人多为各大银行,包括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以及中国光大银行。其中数额最大的一笔达到2.949亿元,债权方为中国银行晋江分行。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信息整理

 

另有两家小额贷款公司也成为浩沙的债权人:

 

一家为泉州汇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是知名男装品牌七匹狼的创始人之一、七匹狼集团董事局主席周永伟,股东中也可以发现七匹狼集团旗下公司的身影。浩沙拖欠该公司借款超过3000万元。

 

另一家为晋江市恒诚小额贷款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著名纸品企业——恒安集团的创始人、CEO许连捷,许被外界称为“闽商教父”。该公司的股东中,除了有恒安旗下的创投公司,还有两家知名食品企业“亲亲”“盼盼”的身影。浩沙拖欠晋江恒诚的借款合计超过2000万元。

 

5

消费者提高维权意识 

监管部门也应“主动出击”

 

 

浩沙国际早在2011年就已在香港上市,去年下半年,浩沙国际还被指伪造收入、虚增业绩,截至目前一直处于停牌状态。

 

为什么它还能继续圈钱,对于美容健身这样的预付费重灾区行业,应如何完善监管呢?

 

李女士从2018年开始在浩沙健身办卡上私教课,但后来在协商退卡退费时,被浩沙健身一拖再拖,负责人也找不到。李女士报警无果后,去北京朝阳区法院起诉。李女士上网查询才发现,浩沙健身金隅店属于北京浩沙健力健身有限责任公司,这家2009年注册的公司,有高达100多条的司法和经营风险提示。

 

 

浩沙健身会员李女士:因为不按照合同履行,已经被无数人起诉,但是它还是可以在之后的年份,比如2017年、2018年成立分公司, 换个名字,同一个法人,甚至有的店都没有开张,圈完钱就走。

 

专家提醒消费者,办理预付费项目时,应该先核实相关企业的资质和经营情况,要保留相关的合同和付款小票,权益受到侵害要尽快向有关部门投诉。

 

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太力:如果浩沙明知道自己只有几个月的租期,又不想延期,也不想提供服务。在这种情况下,它还宣传,比如将五年到十年的预付卡卖给消费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样很有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罪。

 

专家表示,如果是遇到欺诈行为,可以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求三倍赔偿。

 

6

让“跑路者”无路可跑

 

近年来,随着健身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引发的问题也不少。除了部分“圈钱跑路”的店家,以及常见的强行推荐私教以外,各类吸引消费但是最终没有实际效果的课程也是层出不穷。有刚刚经历维权的消费者告诉记者,如今不少健身房都开始兴起所谓的“康复课程”,号称能改善“圆肩”、“O型腿”等体态问题,但最终花费不少,效果几乎没有。

 

消费者:“健身房的教练就是每天让我趴那,让我用瑜伽球往上面蹭一蹭,然后拿那个筋膜枪给我打一打。”

 

针对上述各类现象,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认为,对于目前竞争激烈的健身行业,除了消费者要提高辨别能力并且及时维权以外,监管部门也要消除监管的漏洞、盲区和监管的真空地带。

 

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100多条司法和经营风险提示,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却在屡屡开店欺骗消费者。这中间有法律法规的滞后和缺失,比如在2012年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中,仅涉及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三个行业,而对健身、美容美发、教育、文娱、网约车等领域没有覆盖。

 

同时,我们的监管部门也要守土有责,提升资质门槛、建立黑名单制度,让失信企业付出高昂的成本和代价,让恶意失信企业无路可走。如何约束企业,让他们在一个规范有序的市场框架内行事,相信有关部门能做的还有很多。

评价详情

共0条评论

关闭您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请立即 注册 登录
本文全部内容均由用户上传,本站已要求用户上传的内容不得具有侵权或违法行为。如果您发现该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或具有其他违法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