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健身114网!请记住我们唯一的域名 www.jianshen114.com 会员专线:010-89510041

为了告诉孩子糖的危害,这位父亲连续60天每天吃40勺糖


撰稿: 健身114 浏览数:1569 评论数:0 我要投稿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部纪录片,导演和编剧是澳大利亚的达蒙•加梅乌,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无糖饮食,为了弄清糖对人体的影响,也为了即将诞生的孩子,他决定亲自试验一项关于糖的实验,找出糖对人体造成的影响。片中列举的实验数据和采访案例,对我们的警醒意义十分深刻,但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完全普及。这部纪录片就是——

《一部关于糖的电影》

引发疾病问题,糖不是元凶?

你知道糖类食品是如何普及的吗?

12世纪开始, 糖就来到了欧洲,因为稀有,很快成了贵族地位的象征,之后糖开始变得普及。

然而,1955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深深影响了如今糖的食用量。

那一年,美国总统患上了心脏病,医学界对此非常关注,当时有2个较为强势的理论。

一方认为脂肪是心脏病的诱因,另一方则认为糖才是问题所在,双方就这个话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认为脂肪是元凶的理论胜出,脂肪成了罪魁祸首,而糖却幸免于难。

随后,人们全面展开了低脂运动,把低脂饮食习惯视为健康饮食习惯。

为了弥补因此缺失的热量以及口感,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加糖,当时的食品界就是这么做的。

发展到现在,糖已经无处不在,它占据了食品供应链的各个角落。

“如果把含糖的制品从一家标准型超市的货架上移除,那么余下的物品只能占20%。”

“关于糖的话题占据了占据了各大头条,这个话题有许多争论和猜想,我们很难抉择应该相信哪种言论。”

为了即将出生的孩子,本片的导演达蒙认为自己有责任找出答案。

为期2个月,
他决定亲自发起一项试验

为了测试高糖饮食习惯给身体带来的影响,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他设计一个实验——

2个月的时间,每天摄入40茶匙的糖(澳大利亚平均水平)。

首席糖分顾问告诉他,他只能摄入隐含在食物中的糖,公认的健康食品和饮料里的糖分,所以不能喝汽水、不能吃巧克力、糖果和冰激凌。

同时只能吃低脂食物,还要保持之前的运动量。

他的专业指导团队,包括首席糖分顾问、血液测试教授、营养师以及整体健康状况监测师在内,都认为他的做法太疯狂太危险。

尽管被明确告知,他的许多健康体征都会急剧恶化,他仍然选择开始实验。

开始实验后,他必须接受定期的医疗监控,包括定期观察血糖的变化,进行血液检测,观察心脏受到的影响,以及肝脏产生的脂肪变化。

这是他在实验前的身体健康指标。

从总体来看,他的健康水平,比同龄的西部男性要好一些。

实验的第一步就是去逛超市,为了更好地计算糖摄入量,他必须牢记一茶匙大约是四克糖。

同时,他还必须了解不同类型的糖。

生活中常见的糖一共有3种,葡萄糖、乳糖、蔗糖。

其中,蔗糖争议最大,成分50%是葡萄糖,50%是果糖,是生活中我们使用最多的食用糖。

在过去,果糖比较稀少,但现在却无处不在,因为能让食物变甜,被加入了许多食物当中。

如今,人们身体越来越差,许多科学家都认为,「果糖」是身体变差的元凶。

开始实验2天后,达蒙就惊奇地发现,在不吃垃圾食品的前提下,一天摄入40茶匙的糖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

在吃完两杯半的混合果糖燕麦片,以及一杯酸奶和果汁后,他的摄糖量已经高达20茶匙,也就是说,他当天只能再摄入20茶匙的糖。

他开始琢磨为什么我们的摄糖量会如此高。

以水果为例,一般情况下我们只能吃下两个苹果,因为水果当中的纤维会使我们产生饱腹感。

但如果把4个苹果榨成果汁,我们可以一次性喝下一大杯。

我们发明了榨汁机,只把糖分提取出来,然后把纤维和其他营养都丢掉了。

实验进行到第12天,他就增重了3.2kg,但他吃的可都是健康食品!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肉都长在了腰上,也就是所谓的内脏脂肪。

健康师告诉他,摄入果糖会使脂肪堆积在肚子上,这会使人患上许多代谢性疾病。

之后,他开始摄入大量食用糖,把糖加到麦片、酸奶、鸡肉、饼干当中。

然后去找血液教授做调查,检测表明,他的很多脂肪堆积在肝脏,肝细胞正在受损或者坏死。

仅仅用了18天,他就形成了脂肪肝。

关于脂肪肝形成的原因,英国的麦克尔·莫斯利博士在《轻断食:戒糖篇》中说:

果糖甜得要命,但最致命的问题是你的身体处理它的方式。任何一种细胞都能处理葡萄糖,而果糖不同,它必须由肝脏来处理。少量果糖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妨碍,但是我们如今消耗的果糖量会导致肝脏超出负荷。

肝脏处理过量果糖的一种方式是将其转化成脂肪。你只要摄入足量的果糖,就能获得一个“脂肪肝”。

要削减果糖摄入量,你必须仔细阅读食品标签,它的常用名有“果葡糖浆”“葡萄糖果糖糖浆”,或是“高果糖浆”。

一个月后,他涨了5公斤,腰围涨了7公分。

同时,他的食量变得很大,并且很难保持饱腹感。

营养师告诉他,这是因为没有摄入足够的优质脂肪或蛋白质,而正是这些东西可以使我们产生饱腹感。

实验第35天,他发现自己积极性骤降,越来越难坚持锻炼,脸上冒出了痘痘,并且越来越胖。

他意识到,不仅是身体,他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

对他来说,大量摄入糖分之后,身体反应就和抽烟上瘾一样,先是亢奋,之后又陷入昏沉,同时注意力会下降,很容易分心。

关于血糖是如何影响情绪的,《我的万物理论》的作者托马斯·坎贝尔是这样解释的——

“葡萄糖维持大脑和机体的运转,如果葡萄糖的含量一直忽高忽低的,那么你的精神状态就会不稳定。如果葡萄糖稳定,没有上下波动,你就会更加清醒。”

他的营养师用一张图描述了这种波动——

让达蒙感到震惊的是,虽然糖对人体有很多负面影响,但人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适应了高糖的生活。

虽然每天都要摄入40茶匙的糖,但他的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饮食习惯,大脑也在应付情绪的起起伏伏,这么生活下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但和过去相比,他清楚自己的效率变得很低,身体疲惫不堪。

而这正是大部分人的生活,昏昏沉沉,脑子不清醒。

达蒙开始联想到血糖波动对孩子的影响。在学习方面有困难且无法专注的孩子,有没有可能是受到饮食中的大量隐性糖分的影响呢?

大卫·乌尔夫认为:

这个因素会深刻影响到儿童的行为,或者导致心理疾病,会加重许多不同类型的神经系统疾病,但我们从不言明其中的原因,即饮食中的糖分。

为了找出这个答案,达蒙决定出差几天,扩大实验范围。

他前后探访了3个地方,分别是澳大利亚的土著社区阿玛塔、美国市区以及肯塔基州。

他发现越是贫苦落后的地方,饮食结构就越单调越不健康,商店里到处是廉价的碳酸饮料和垃圾食品。

阿塔玛的土著居民告诉达蒙,当地很多人生病,得心脏病、哮喘,全是因为吃了白人引入的不健康的食物。

在肯塔基州,有个叫拉里的青年,因为大量饮用激浪等碳酸饮料,牙齿几乎被腐蚀光,因此不得不把牙齿全部拔光。

他开车经过美国的农村地区,路上会有餐厅的标识,但那种餐厅不是麦当劳,就是肯德基或塔可钟。

“难怪这个国家问题如此严重。”他感叹道。

高糖饮食文化是如何泛滥的?

探访完这三个地方后,达蒙去拜访了一位得过普利策奖的作家迈克尔·莫斯。

这位作家著有一本书——《盐糖脂:食品巨头是如何操纵我们的》,他的作品论述食品公司巨头们,用什么手段让大众对他们的产品上瘾。

通过这次访谈,达蒙了解到了食品界的「极乐值」——

“你可千万别低估了那些公司投入了多少科技成本,来将自己产品的诱惑力提升到最大程度,他们掌握了一些基本原理,知道我们是如何尝出味道的,知道我们为什么渴望食物,也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对食物上瘾。

这款让人痴迷的新口味汽水就是「胡椒博士」,在当时的销量仅次于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

20世纪70年代,霍华德发现,人们喜欢含糖量高的食物,但一旦过了某个临界点,喜爱度就会下降。

在迈克尔看来,为各种食品赋予极乐值,实际上就是在利用孩子们的生物特性。

这种饮食环境会让孩子认为,他吃的所有东西都应该是甜的,当你想让他吃蔬菜的时候,他就会尝出苦涩的味道。

达蒙深刻地意识到,为了谋取利益,食品公司不仅瞄准了我们对糖类的原始渴望,还残忍地利用了人性的弱点。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糖对人体的危害如此之大,但它在世界范围内的交易值竟然仍达到五百亿美元!

实验进行到第45天,达蒙决定继续追寻真相。

原来,对于真相的打压,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当时美国政府正在进行有关糖类安全性的第一次调查。

为了平息舆论,美国糖类协会发起了一项运动,确保他们的产品不受诋毁。

他们操纵证据,混淆视听,用尽一切手段,让糖类和各种代谢性疾病撇清关系。

他们买通了科学家,通过出版社发表了一篇报告——《让科学家来消除人们对糖的恐惧》。

还在期刊上发布了一个文件——《人类饮食中的糖》,那是一份看起来很正式的文件,没有证据表明这是被糖业公司买通的。

这份文件被糖业公司复印了25000份。

最终,糖的罪名被免除了,这一结果得到了世界人民的认可,糖类产业继续风风火火地运转。

达蒙接着去拜访一个支持「糖无害论」的科学家。

科学家认为问题不是出在健康食品的成分上,而是摄入量的问题,任何食物,只要摄入量太高都会影响健康。

一周之后,达蒙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果糖和甜味饮料的专题研讨会,他们的主讲人正是那位科学家。

他的结论很清晰,完美撇清了果糖和心脏疾病之间的关系。

耐人寻味的是,这个专题会的赞助商正是可口可乐公司,之后可口可乐公司疯狂发布了这条推特。

食品行业的资本家们,用谎言和营销手段,为全体民众打造了一个「无糖健康」的狂欢世界。

正如达蒙在记录片中所说:

通过这个实验,我意识到了,精制糖以及过量的果糖严重危害到了数百万人民的健康和幸福,随着这个问题的争议越来越大,食品产业用尽浑身解数,想要封锁消息,各种矛盾的营养建议会让我们不知所措。

值得思考的是,除了这些食品巨头的操纵手段之外,有没有其他的因素使我们离不开糖呢?

纪录片中提到,我们的时代追求即刻的快感,而糖正是这样的兴奋剂,快速供能,直达大脑。

为了探究这种生理反应,达蒙到俄勒冈研究中心,进行了脑补核磁共振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糖触发了他前脑皮层的奖励机制,释放出了愉悦的信号。

对此,达蒙在纪录片中作出了解释——

当我们看到美食的图片或者实物,我们的视觉就会受到刺激,大脑会释放一种叫多巴胺的化学物质。

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吃了它”,因为它能迅速补充能量,让人感觉愉快。

品尝到甜味后,类鸦片和内啡肽释放出来,使我们感觉疯狂,如果摄入的甜食足够多,大脑就会建立这种快感。

在这种快感机制的驱动下,我们越来越难抵挡甜食的诱惑。

2个月后,

他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

2个月后,他召集了整个专家团来分析最后的结果,看糖分对身体产生了什么影响。

短短60天,在不吃垃圾食品,坚持健康饮食以及运动锻炼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发生了一系列骇人的变化——

体重增加了8.5公斤,总体脂量增加了7%,腰围增加了10公分。

其中,肝脏症状最严重,形成了严重的脂肪肝,同时还有明显的肝硬化趋势,即将发展出胰岛素耐用性,一个月内,他从最健康的20%,变成了最不健康的10%。

同时,血液中的脂肪含量增多,从原来健康的0.08激增到1.5,有得心脏病的风险。

两个月健康饮食,竟让他跻身高危人群行列!

其中有一个现象很值得思考。

实验过程中,他摄入的卡路里含量,实际上比之前的饮食摄入的还少。

最大的不同就是卡路里的来源,从健康的脂肪换成了含糖量很高的食品。

专业团队因此得出结论,导致肥胖的不是卡路里的数目,而是卡路里的来源。

这和达蒙想的一样,实验前他所食用的牛油果和坚果,卡路里几乎是糖类的2倍,却没有出现过脂肪肝的迹象。

而现在,尽管摄入的糖的热量比之前的食物低,在摄入同样热量的前提下,他的肝脏却全是脂肪。

讽刺的是,这恰好和食品巨头们操纵的的科学论断相反,他们所宣扬的糖的卡路里更低,实际上就是在混淆大众的注意力。

戒糖——

为了自己,也为了下一代

戒糖的第一周并不好受,对于达蒙来说,就和戒烟一样,会出现一系列症状——

经常头疼、情绪不稳定、作息时间紊乱、睡眠质量差......

最难受的,是他已经上瘾了,只要一醒来,他就特别想吃糖振奋一下。

研究表明,食物和糖类对情绪有十分强烈的影响,戒糖期需要安抚自己的情绪,度过一段难熬的时光。

但低迷期很快会过去,戒糖后大约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对糖分的渴求就会直线下降。

状况慢慢好了起来,达蒙开始恢复健康饮食,同时保持适量运动。

仅2个月时间,达蒙就恢复了健康状态——

他重新恢复了活力,皮肤变得光泽,情绪也趋于稳定。

血液检测结果恢复到了正常水平,这意味着他没有患上心脏病的风险,也没有脂肪肝了。

对人体来说,“果糖会扰乱激素的分泌,只要把果糖从饮食中剔除,食欲控制机制就能恢复正常,体重就会下降。”

只要用健康的脂肪代替糖分,不用吃很多,我们就会产生饱腹感。

为此,健康规划师给出的建议是——

无论如何都要让水果和蔬菜,成为日常饮食的主力军,培养孩子们对蔬菜和水果的热爱。

每个家长都要弄明白这个问题,如何让孩子摄取各种营养?如何让孩子们吃下富含营养的食物?保证食物美味的同时,还不能让孩子们的血糖飙升,这样才能让他们静下来安心学习,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

对达蒙来说,进行糖分实验的目的就在于,让公众意识到目前的生活模式是错误的,这样才能让我们以及后代走上更加健康的道路。

他非常清楚,我们目前面临的各种健康问题,不能仅仅归咎于糖类,但鉴于糖类在食品中泛滥的存在,减少糖类的摄入不失为一个好的开端。

这部纪录片是2014年上映的,而直到现在,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仍然陷在高糖饮食习惯当中,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仍然要不厌其烦地去了解这些缘由。

如今,糖在我们的饮食环境中无处不在,尤其是在经济落后的地区,我们有义务,为自己,我们的的下一代,重塑健康饮食的文化。

正如这部纪录片的导演达蒙所说的——

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不要浪费一点时间在计算热量和担忧体重上。

而为此我们可以做的第一件小事,也许就是把这篇文章分享给身边需要的人,让更多人可以看到,点亮健康之路的星星之火。

评价详情

共0条评论

关闭您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请立即 注册 登录
本文全部内容均由用户上传,本站已要求用户上传的内容不得具有侵权或违法行为。如果您发现该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或具有其他违法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